大无限彩票|主页

确实是让黄忠他们三个又松了口气。三人对把敌

  又‘逼’退了联军一次,确实是让黄忠他们三个又松了口气。三人对把敌将给‘逼’退下城,他们确实没有那么太大的感觉。可是看到联军撤退回营,说实话,对此,三人确实是能松口气了。
 
    毕竟他们如今也没想着对方能就直接撤兵,那不开玩笑吗。如果说之前,黄忠三人还有一点儿这么个想法的话,可当孙策带五万江东军来临湘后,他们就真没有这个想法了。
 
    所以三人,包括城头的凉州军,听到鸣金,看到联军撤退,他们每次都能松了一大口气。这才是让他们压力一下就减轻不少的时候,至于说其他的情况,也就是兖州军和江东军撤出临湘地界,黄忠他们估计才能真正放轻松吧。
 
    敌军退了,黄忠他们自然也是下了城。这一日一日,战事越来越对己方不利,他们也不得不多想。如果真要是发挥不好的话。没准一下就会被联军给攻破城池。
 
   
 
    在孙策的中军大帐内,他先是表扬了孙翊一番。毕竟今日孙翊的表现也确实是可圈可点,这不单单是江东军众将看在眼里。就是曹仁他们,自然也是很清楚,都看在眼中。
 
    孙翊还是没谦虚什么,让人看了,就感觉这他是认为对其主公的话都接受,都是应得的。
 
    之后孙策便对张辽说道:“文远今日不在状态,还望明日能调整好自己,拿出我军应有的风采来!”
 
    对于张辽,孙策倒是不觉得他是故意这么做的。反正其实也看得出来。他今日真是被城头的黄忠给压制住了。当然了,这如果一直都这样儿,那么可能是他故意为之。不过显然,还没这样儿呢,之前他表现尚可,所以孙策都明白。
 
    但是对于说不说张辽,孙策他也有自己的想法。因为他清楚,这自己就算是不说张辽什么,也改变不了其人对自己的看法。他张文远并不会因为自己不说他什么。就去感‘激’自己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,孙策知道如此,那么还可能不说张辽什么吗?反正是不说,对方也不会领情。而说了呢,孙策也不怕和张辽关系变得更差。如今算起来,他也不认为自己和张辽关系缓和了多少。说起来这几年,也没有多大的变化。
 
    因此。孙策是什么都不怕,最不济。他和张辽的关系变得更差而已,那又算得了什么呢?至少如今来说,也好不到哪儿去,和最差,其实不远了,都是紧挨着的。
 
    果然,张辽听了孙策的话后,他心里是这个不爽啊。不过他多少能知道孙策的一些想法,所以在他心里也只能是苦笑着。心说孙伯符,天下枭雄般的人物,哪怕自己不拜他为主,哪怕他算是看重自己,可终究算起来,他还是一军的领袖人物,是首领,自己不过就是个干活儿的而已。
 
    所以真正让他感到不爽了,你别指望着他就什么都不会去说,那简直是太想当然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张辽此时说道:“诺,将军之言,铭记在心!”
 
    虽然张辽是这么说的,可到底把孙策的话放没放在心上,这却是谁也不知道了。而曹仁他们几个兖州军的将领一听他这话,一看张辽这样儿,几人就在心里暗笑。心说早就听传言,说张辽在江东军如何如何,和孙策不和,到了今日也没有拜他当主公。今日一见,果然是名不虚传啊。
 
    当然了,兖州军的人确实是在心里有些幸灾乐祸。对他们来说,也许是很希望双方联合给临湘攻破,可兖州军众人却绝对不希望看到江东军好。尤其是内部和谐团结,这显然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。因此,见到张辽如此,他们心里是爽。
 
    不过这是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”,看到江东军如此,曹仁也想到了己方还不是一样儿?那关羽关云长,好像也不比张辽好到哪儿去!
 
   
 
    真要说起来,好像还不如张辽呢,所以可不是嘛,这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。而且曹仁还想到了凉州军,知道马超帐下也有个张任,貌似更不服凉州军,所以还真是……
 
    孙策对张辽的态度,确实都是意料之中的,如果说张辽什么时候不这样儿了,那么他才可能‘露’出点儿意外的神‘色’来。不过像这样儿的,还真是,他早就已经是见怪不怪了。
 
    孙策点了点头,没多说。如果说像昨日那样儿,他还可能和曹仁说两句,但是今日吗,就算了。而且之前曹仁也表扬了他兖州军的将领一番,这个时候,孙策就不准备让他多说了。
 
    而曹仁呢,也算是给孙策面子,他确实没多说。除了四人刚带兵退下来的时候,他对曹真和牛金说了句话之外,直到这个时候,他就是听孙策说,而自己却没多说什么。之后孙策就让众人散了,让士卒代自己送送曹仁他们四个。
 
   
 
    江陵,休息了一日后,凉州军是再次进攻。不过显然,这次士气确实是受到了影响,毕竟之前在地道的失败,说不影响到凉州军士卒,那都是假的。怎么可能不影响呢,只是大小的问题吧。
 
    当马超看到马岱甘宁还有己方士卒的表现后,他在心里也是暗暗摇头,如此下去,己方确实是拿不下江陵了。
 
    不是他没信心,实在是这事实摆在眼前,不得不让他如此想法。己方士卒没有多少士气,那么己方还凭什么破了江陵?就凭己方这几万人?那显然是不行的,毕竟人家霍峻不是吃素的,别说如今江陵城内有着近三万的人马守城,就算只有一半,说实话,那都不是轻易能破得了的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知道,看起来要破江陵,这日子也只能是遥遥无期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倒是霍峻,他看到凉州军如此表现,反而是没有什么特别高兴的地方。按道理来说,这作为一个守城的主将,看到敌军表现不佳,那么他心里应该是很轻松的。可霍峻却不是这样儿,当然这个原因就和之前所说一样儿,霍峻认为只有压力越大,才能让自己和己方更进一步。
 
    但要是凉州军都是如此状态的话,那么自己和己方士卒,永远都别想进步了。,<!--36550+dsuaahhh+32397316-->
 
 
第七七章 江陵城败后再战(续)
 
    所以这个时候,霍峻面对如此状态的凉州军士卒,他不是想着能不能守得住江陵的问题,毕竟凉州军要是一直都是如此状态的话,那么霍峻要是再守不住江陵,那么可真有意思了。-.79xs.-
 
    他如今所想的,还是自己和己方士卒能不能更进一步的问题。有几个人不希望自己本事提高的呢,霍峻自然也不例外。可就和之前所说一样儿,比你差的,那么你对付多少,基本你都不会提高进步什么了。要想进步,只有对付比你还强的人,不是吗?至少在霍峻看来,就是如此。这和跟比你武艺高超的人单挑,其实都是一个道理。
 
    因为如此,你可能才会突破,那么你对付武艺不如你的人,你何时才会有所突破?所以霍峻自然是希望面对着更能让自己和己方进步的强敌,比如说最开始,也就是之前那样儿的凉州军,他也不愿意对抗如今这样儿,士气低落,严重不在状态的凉州军。这和之前,分明就是两种情况,谁都能看出来,霍峻心里更是遗憾非常,他确实不想如此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岱和甘宁已经被霍峻和城头的汉军还有荆州军士卒,轻轻松松就给打退了三次。说起来今日算是除了之前那个地道阻截凉州军之外,让城头的士卒最轻松的一战了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如果要是士气正旺的凉州军,哪怕霍峻厉害,哪怕城头的汉军和荆州军士卒也不少,但是他们却也不会这么轻松对付得了凉州军,不会那么轻易就略其锋芒的。
 
    可如今呢,至少马超看出来了,还是赶紧收兵吧,他也没问郭嘉。直接就让士卒鸣金了。这个时候还不如此的话,那么更待何时?不收兵,那就等着伤亡越来越多吧。显然这个可不是马超想要看到的,所以这个时候自然是要赶紧收兵更好。因此。马超连问郭嘉都没问,直接就让士卒鸣金了。当然他也知道,就是问郭嘉,其实最后的结果也都是一样儿的。
 
    因为马超都清楚,郭嘉一定会同意收兵。其实确实如此。就是马超这个时候不说,郭嘉也要马上谏言,让自己主公收兵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凉州军撤退了,而马岱和甘宁也清楚,自己主公为何这时候鸣金收兵了。说实话,还是己方,当然也少不了自己两人,今日的表现,实在是差强人意了。这无论是马岱,还是甘宁。都没有说把这个责任推给士卒,推到士卒身上的。他们虽说也承认,确实,因为之前地道之败,所以己方士卒受到很大的影响,这今日都没什么士气。(WWW.qiushu.CC 好看的小说
 
    可同样儿,自己两人也表现不怎么样儿,不好,这确实也不在状态,都不用多说了。因此。因为自己两人的表现,所以马岱和甘宁,自然不会把这个推给其他人。哪怕凉州军士卒比他们还差劲,可这个不是最大的问题。问题是。从上到下,从主将再到普通士卒,没几个表现好的,所以……
 
    两人自然就不会把责任推给己方的士卒,如果说马岱和甘宁都自认为自己表现不错,那么这个自然他们可以对马超说。己方士卒表现如何如何差,自己两人是无愧于心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岱和甘宁带兵撤回,见到自己主公后,两人还没等马超说话,便齐声道:“属下马岱(甘宁),作战不力,向主公请罪!”
 
    马超此时闻言则是面无表情,只是稍微摆了摆手说道:“二位随我一起先回大营!再计议其他!咱们回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不单单是马岱和甘宁两人应诺,就是其他人也都齐声道。
 
    于是众人便跟着自己主公回营了,城头的霍峻一看,心说这今日你们凉州军撤退太快了。他这个意思不是说马超让士卒鸣金收兵快,而是平时凉州军鸣金后,马岱甘宁带兵回去,不过这个速度也不是说特别快,然后马超再带他们回营,这还要耽误一点儿时辰的。
 
    可这一次,霍峻就敢说,绝对是这么多时日以来,凉州军撤兵回营速度最快的一次了,所以他心里才是如此想法。要不然,绝对不会这样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霍峻心里是遗憾非常,此时他望着返回大营的凉州军是喃喃自语道:“希望你们明日,不要再让我失望了!”
 
    说着,他一拳砸到城墙垛口上,此时看得出来,霍峻这都是真心话。这自己想着能变强,确实是对手难求!对于霍峻这样儿的人来说,虽说胜负确实,不是那么不重要,可要说这个是最重要的,那也真是不可能。至少有比胜负还要重要的,这个是一定的,就比如说这个。
 
    叮嘱了士卒几句后,霍峻便下了城,去州牧府给自己主公禀报了。他知道,今日凉州军的事儿,自己还得亲口去给自己主公禀报才行,哪怕他都已经知道个“八/九不离十”了。
 
    马超的中军大帐内,马岱和甘宁再一次向自己主公请罪。显然两人没认为自己就没有什么责任,反而,自己两人表现也不怎么样儿,说起来问题比士卒还要严重。对此,别看自己主公之前是摆手,好像没什么事儿似的,可马岱和甘宁,显然不会这么去想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此时则说道:“说起来,我军与此前相比,确实是不在状态。所以说不止是二位将军,几乎所有人,皆是如此!如果真要算起来的话,还是和前夜的战事有关。说起来,与我也是有一定关系的!”
 
    马岱和甘宁还想说什么,马超却是把手一摆,然后说道:“其实。二位不必自责,今日之退,非是二位将军之过!如果真要是在意此事的话,那么明日,继续努力。争取打出我军的风采来即可!”
 
    马岱和甘宁是赶紧应诺,“诺!”显然他们是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,看起来自己主公确实是没有计较什么,要不然的话,也不至于这么去说了。那意思,你们表现不好,士卒也一样儿。而且算起来这个事儿,和我也是有关系的,所以……
 
    两人都明白,或者说在大帐内的。就是崔安,他也知道一点儿,所以都不用多说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自己主公都不计较什么了,那么众人就更不会说什么。哪怕他们觉得马岱和甘宁,两人今日的表现确实不好。可怎么说呢,这两人都是不好得罪的啊,马岱是什么人,就连甘宁都知道一点儿,崔安那样儿的,他都了解其人。所以就更别说是其他在凉州军中那么多年的人了。
 
    所以说,也许没有几个人是真正害怕马岱其人。可却也不得不说,不得不承认,很多人都是比较忌惮他。至少其人是有仇必报。接近睚眦必报的‘性’格,是几乎所有人都比较厌恶的。谁不知道马岱就是个笑面虎,你要是没得罪过他,那么什么都好说,他是真心能和你笑呵呵说话。可你要真给他得罪大了,那么恭喜你。没准他就是笑呵呵地,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,
 
    就给你一刀,这都不算什么稀奇的事儿了。别人也许不见得就一定能做出来,可他马岱,还真是能做得出来。
 
   
 
    真要说起来,对这样儿的人,哪怕如今甘宁都加入凉州军了,但是真正在他身上的约束,其实还不是那么太大。而马超知道这个,这其他人,也不是都不知道,不清楚。所以说起来,有人对甘宁的忌惮,比马岱还要深,这确实不假。
 
    毕竟得罪了马岱,至少因为其兄长的原因,不是什么死仇,他肯定不会取你‘性’命。可像甘宁这样儿出身江湖草莽的人来说,那可真就不一定了。毕竟这样儿的人,在江湖上,很可能一言不合,就直接把人给杀了,这事儿又不是没有发生过。所以不可能谁都不知道,不清楚。
 
    至少如果甘宁如今还这样儿的话,那么可真是,有几个不得多想想的。因此这个时候,除了马超和马岱还有甘宁外,其他人都什么都没有去说,就和没事儿人似的。让人看了,好像这些事儿,都和他们没有半点儿关系。不管是崔安那厮也好,还是郭嘉也罢,也包括胡轸那几个,都是如此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此时马超一看众人都表情表现,他心里是有谱了,心说看来伯瞻和兴霸还真是,没人敢惹啊,没有人想去得罪他们。要不然的话,哪怕自己是说了一点儿都不去计较什么,可未必就所有人都会同意这个。也许还得蹦出来一个两个,说点儿其他的。
 
    可如今呢,却是没有一个人说什么,显然这是说明问题。当然马超也清楚,自己说起来已经是把大的方向,都已经给确定下来了,所以众人自然都不会多说什么,这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