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无限彩票|主页

嘉想到了马超看郭嘉这样好像是真想到了什么

 
    果然,是刚过了十个回合,张辽就无奈下去了。他实在是抵挡不住黄忠还有凉州军众士卒的围攻,他还无比怀念第一次和黄忠在城头大战。那个时候,黄忠也没让士卒来围攻他,可如今这个时候,早已不是当初了。这个形势,也不可能让他黄汉升不去改变,这个自己知道。
 
    看到张辽被己方逼退,显然黄忠是满意己方士卒的表现的。而他此时则带着一部分士卒,去对付孙翊去了,还别说这小子比较坚挺。就算是到了此时,他还没有被黄叙他们给逼退。
 
    所以不得不说,孙翊本事真不错。可黄忠此时提着环首刀过来了,他看到后。是心里叫苦。毕竟孙翊可没认为自己比张辽武艺还高,他张文远的武艺,那可是和自己兄长一个水平啊。自己可是比不上,所以连张辽都被逼退,自己还多个什么。就和之前一样儿。只要碰到这个黄忠老头儿,自己就要栽!果然,黄忠一参战,还没到五个回合,孙翊就被他给踹下去了!
 
    他确实是不想,可奈何不了黄忠,人家武艺确实是比自己高一块呢,自己是比不上人家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孙翊是再一次带着万分不甘,退了下去。<strong>八零电子书HtTp://Www.80txt.COM/</strong>不过这次不是自己主动下去,算是被动的。毕竟黄忠那一脚。虽说没有直接踹到他,可也碰到了他一点儿,但是孙翊武艺不错,反应也快,因此,他是没有受伤什么的,就这么下了城头。不过就这,也算是比较惊险了,差点儿。
 
    差点儿就受伤,显然这不是他想要的。而这个时候曹真早已上来。牛金也快要登上城了,结果对付完孙翊的黄忠和黄叙父子,黄叙倒是没什么,可黄忠直接就出现在了曹真面前。这一下可给曹真恶心坏了。他确实是不想面对黄忠,毕竟其人的武艺,如果自己对付黄叙对付那个糜芳,自己是一点儿都不惧。可面对着这个老将黄忠,就算是三个自己一起,也不是个。
 
    这绝对不是“长他人志气。灭自己威风”,而是实实在在的,曹真有自知之明,就算张辽孙翊那样儿的都不是人家对手,自己又算得了什么。真是,就是这样儿。他从来没认为自己能在黄忠手下讨到什么便宜,而从来也确实,没有在人家的手底下占到什么便宜,从来都是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真也下去了,最后牛金也上来,不过一个回合,就让黄忠给整了下去。在后观战的曹仁一看,心说这江东军孙伯符来次誓师,确实是很有作用,起到了不小的作用。那孙翊不用多说,就是张辽,也很快就上了城头,这可比己方强不少啊。不过即便如此,曹仁表面儿上也没有表露出什么来,虽说他今日对己方兖州军的两个将领的表现,不是那么满意,但是……
 
    怎么说呢,至少他也知道,这不能怪他们什么。己方士卒和两员将领,在江东军疯狂之后的影响下,其实表现已经很不错了。所以自己还奢求什么呢,毕竟自己可没和他孙伯符一样儿,也在己方大营来一次誓师。要不然的话,曹仁可没认为自己兖州军就一定会比对方差。
 
    还是那话,他从心里就不承认这个,如果真算起来,水战的话,己方是不如对方不错。可陆地上的战事,曹仁可不认为己方还不如江东军,就和之前一样儿,他从来都认为兖州军在陆战上,无论是攻城,还是野战什么的,都是要超过江东军的。要不然的话,己方也别混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张辽他们上来第二次,依旧被黄忠带兵给逼退了之后,孙策便让士卒鸣金收兵了。当然他之前还是象征性地问了一下曹仁,至少他知道,这表面儿的东西,其实还是要做的。是给兖州军众人看也好,还是做给所有人也罢,至少自己这个江东之住,肯定不会让人所诟病。
 
    孙策不可能是一个不在乎自己面子的人,他更是从来没觉得自己就比曹操差什么。当然,曹操的本事,孙策承认,其人有超过自己的地方,他也知道。可自己同样儿也有其人不如的地方,不是吗?而他曹孟德有如今的势力,孙策认为是他手下人才的原因,当然也少不了有天子在这个因素。毕竟天子要是掌握在自己手里,那也许并不是好处多。而可能弊处更多。
 
    但是在他曹孟德的手中,在豫州许都那地方,那么对他兖州军来说,自然就是好处多于坏处。是利大于弊。所以不得不承认,他曹孟德兖州军占天时,这个自己也知道,自己手下众人也都明白。不管是周瑜还是鲁肃,甚至张昭张纮他们。哪怕是武将,他们其实也都懂这个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己方江东军,有着长江之险,更是有着天下第一的水军,因此,己方自然是占地利。而马超,不用多说了,他其实是占人和。至于说刘备,对不起,孙策确实不认为如今的刘备还能蹦跶多久的时日。这个他不仅仅是自己觉得自己是如此认为,就是曹操,他觉得也是如此。
 
    毕竟虽说如今刘备好像看着还没大势已去,可仔细一想,孙策觉得,只要江陵守不住,那么基本上就没戏了。毕竟那么坚固的江陵城,天下数一数二的坚城,并且还有近三万的人马在,而且有着霍峻这个狠人。如果还守不住的话,那么就是天要灭刘备。当然刘备除了江陵之外,在南郡还有几个县,可连江陵都抵挡不住凉州军的话。其他的县,可能抵挡得住吗?
 
    南阳还有刘备的地盘,并且还有个刘备费了大劲才请出山的诸葛亮,可孙策并不觉得诸葛亮有什么逆天的本事。他确实也听过卧龙凤雏可安天下的这话,但是孙策并不觉得诸葛亮有什么逆天的本事。毕竟一个人本事再大,可大势已去的时候。他还有力回天吗,孙策不相信。
 
   
 
    他不认为,刘备汉军和马超凉州军那么大的差距,他刘备在江陵丢了之后,还能有什么反转的可能。当然了,如今江陵还没丢,刘备也不是说就一点儿机会都没有,孙策自然不会那么认为。可说实在的,他确实没认为刘备还有什么机会。这如今的情况就是,马超说死就要灭了刘备,自己要是和曹操都顶不住,那么就只能是牺牲他刘大耳朵了,至于其他的没办法。
 
    不是自己和曹操不想保住刘备,可如果真能保得住,那么自然而然是最好。可要真是保不住他,那么也只能是这样儿了。毕竟他刘备再重要,能有己方自己这边儿更重要吗?所以孙策都很清楚,事可为之,当然是尽力而为,如果实在是不可为,那么就不可能再去尽力了。
 
    再说了,孙策也承认,刘备被灭的话,对己方确实没有多少好处,显然是弊处更多。可要真算起来,肯定也不是就一点儿好处都没有。至少天底下的诸侯又少了一个,抛开辽东的公孙度不算,天下暂时可就真算得上三足鼎立了,这难道还不是好事儿吗。孙策觉得,还可以。
 
   
 
    毕竟刘备说是盟友,这个确实,可本质上,他还是和自己一起争天下的对手。所以少了一个对手,这自然是好。不过反凉州军的同盟,也少了一个,这个确实是不好,而且唇亡齿寒。
 
    孙策不是不明白,可如果事情真要是发展到他最不希望看到的那一步的话,他绝对会义无反顾舍弃刘备,成全自己。当然他也明白,很清楚,曹操绝对和自己所想一样儿。如果刘备怎么样儿,最后都逃脱不了被灭的结局的话,那么他兖州军一方,绝对会更狠,至少曹操那不是个什么讲究感情的人,而是真正的奸雄,还有什么事儿是他做不出来的?真没有多少。
 
    曹操能因为属下耍小聪明,就直接找个借口给杀了,他能因为震慑诸侯,为了己方士卒更能顺利拿下州郡,他可以让人去屠城,还有……太多的东西了,事实也证明了,没有什么事儿是他曹孟德不敢去做的。也许确实还有,不过太少了。至少能束缚他的东西,真是太少了。
 
    所以就这么个人,孙策是绝对不相信他是真心去救援刘备的,要说他是扯火打劫还差不多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且孙策觉得曹操这个趁火打劫,不止是因为马超他没在司隶,他就带兵去了司隶。就是如今刘备还被困在江陵,显然如果刘备大势已去的话,孙策有理由认为,曹操大军没准就跑到南阳去了。或者他也许不会亲自出面儿,可却是会让南阳的李通出兵,直扑刘备的地盘。
 
    就只有这么做,那才是自己所认识的奸雄曹孟德。而且他曹操和刘备的过节,实在是不浅,根本就是解不开的仇恨,他曹孟德的兖州军和刘玄德的汉军,确实是死对头,绝对是深仇大恨,自己太清楚了。因此,孙策相信,要是可以的话,曹操还巴不得刘备早点儿死。当然了,他曹孟德那样儿的人,既是希望灭一个老对手,可要是刘备真灭了的话,他还得遗憾非常。
 
    毕竟对手少了一个,肯定会让他觉得有些寂寞的,怎么说刘备都是他的老对手了。可这又想灭了对手,又不想那么寂寞,确实,听着是矛盾,可人还不就是这样儿吗,有几个不矛盾的呢。孙策认为别说是他曹操,就是自己,就说刘备,甚至是马超,哪个不是矛盾的?(未完待续。)<!--876+dbqgliuea+4082445-->
 
 
第七一五章 亲笔信送出搬兵
 
    readx;
 
    所以对这个,孙策倒是觉得很正常。[]因此,鸣金前,孙策还象征性问了曹仁一句,虽说是表面儿文章,可确确实实,算是他很给面子了。当然,这绝对不是孙策给曹仁面子,毕竟他曹仁和孙策的身份地位,那太不对等了,说起来是孙策给兖州军给曹操面子,而不是给曹仁。
 
    哪怕曹操没在这儿,但是这个早已经不重要了。曹仁在这儿就好,而且因为曹操这个兖州军主公没在,所以就说孙策是给曹仁面子,其实也并不是说不过去,这个也算是可以如此说。
 
    最后曹仁点头说同意,他也知道,自己不同意也得同意,同意更得同意了。之后孙策便让士卒鸣金收兵了。这个鸣金对孙翊张辽,哪怕是对曹真和牛金来说,他们都不觉得有什么好。
 
    可是对城头的黄忠黄叙和糜芳三人,还有那么些凉州军士卒来说,他们确实是觉得挺不错。如果说他们这个时候,此时此刻最希望,最想听到的是什么,自然就是敌军鸣金的声音。当然,他们不是不清楚,自己这些人有了这样儿的想法,说实话,就早已经是落入到了下乘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孙翊张辽他们是带着遗憾撤退了,而黄忠他们又是暂时松了口气。哪怕黄忠也知道,如此来,其实己方这并不好。哪有人家一进攻,就无比期待着对方鸣金收兵的,可是实际……
 
    江陵,凉州军再一次休战了。这依旧是马超和众人商讨的结果,而此时司隶的战事还有长沙临湘城的情况,马超是知道的一清二楚。而马超这一次又下令休战后,他还是唯独留下了郭嘉,显然他是有一些事儿。要问郭嘉。而郭嘉也明白,自己主公必然是有事儿要找自己。
 
    等众人都离开后,大帐内就剩下了马超和郭嘉两人后,马超此时才问道:“奉孝。这我军在江陵城鏖战,真就没有什么好办法能破了江陵?”说如今马超黔驴技穷了,也差不多少。
 
    至少他确实,是真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,就郭嘉来看。看到此时自己主公这无可奈何的样儿,就不难知道什么。对此,他也只能是苦笑了一声,道:“主公,这嘉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!容嘉再好好想想,也许能想出什么来。”郭嘉确实也没辙了,但是面对自己主公的询问,他也不好一个字都不说,那不是他的性格作风。所以他也是绞尽脑汁,要想到点儿什么最好。
 
   
 
    实在要是还想不到的话。那也没有办法,不是吗。郭嘉想了一会儿,突然是灵光一闪,直接说道:“主公,嘉想到了!”马超看郭嘉这样,好像是真想到了什么,所以他也是眼眉微挑。
 
    然后便问道:“奉孝之意是?莫非想到了破敌之策?”如今的马超,满脑子都是想破敌。
 
    所以一听郭嘉说,他就认为郭嘉想到了什么破敌之策。可显然,郭嘉想到的。不是这个。
 
    所以就见郭嘉苦笑了一笑,“非也,主公,嘉所想是。敢问主公一句,这当初主公是否让庞德将军训练了一支精锐人马?”一听郭嘉说不是,马超最开始也是丧气了一下,不过之后又听他所问,这他眼前又是一亮。郭嘉问自己,庞德是不是当初训练过一支精锐。这当然是肯定的,自己还能不知道吗。那当初庞德可还不是自己手下,他是自己父亲留给自己的人啊。
 
    难道说,一听郭嘉所问,马超就想到了一些东西。当初庞德训练的那支人马,确实是精锐中的精锐,如今自己没记错的话,这那支人马如今一直跟着庞德,应该还在南阳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他们最开始就是自己父亲的嫡系人马,自己父亲亡故后,自然是归了自己,可他们和己方的人马还不都一样儿,他们一直都是归庞德训练,之后也有臧霸他们帮忙。后来自己的兄弟,两个弟弟离开了凉州西行,自己也让其中一部分人跟着马铁和马休离开了,可还剩下好几千,那些人自然就跟着庞德了,如今的话,应该就是在南阳,这些年,自己也没过问过少,难道……
 
    马超听郭嘉那意思,是要用这一部分人啊,真是这样吗?他当然不会怀疑这部分精锐的实力,毕竟庞德是什么人,绝对的大将。就他训练一支队伍那么多年,还不是好几万那么多,那么可能没有什么效果吗。而且之后还有臧霸帮衬着,显然如今这些人,战力绝对要比己方一般般的精锐还高,可是……马超不认为就凭那些人,就能拿下江陵,毕竟江陵实在太……
 
    就是易守难攻啊,不说是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,可就看霍峻在这儿,己方就没辙。所以马超此时赶紧问道:“依奉孝之见,是要让他们来进攻?还是……”
 
   
 
    郭嘉闻言是赶紧说道:“主公,常言道,‘养军千日,用在一时’也!想当年老主公留下的精锐,好像这几年也没有什么用武之地。就算是庞将军带兵战兖州军李通的时候,也没听说启用过他们。那么嘉以为,这如今已经到了我军和刘备汉军的关键时候,当是各出奇兵,我军要是再拿不出破江陵城的本事来,这不说天下人,就是我军士卒的士气,都要用光了啊!”
 
    此时马超一听郭嘉这么说,他也是微微点了点头,显然他是赞同郭嘉的话的。因为这日复一日的进攻,哪怕己方表现不错。可在人家江陵城这儿占到什么便宜了吗?显然是没有,而己方每进攻一次之后,己方士卒的士气都要下降一点儿,所以他江陵刘备和霍峻他们是能和己方耗得起。但是己方绝对和他们耗不起。这不是粮草的问题,只是士气还有其他的问题。
 
    马超点了点头后,他便
    说罢,两人是相视大笑,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。而马超做事儿确实是干脆,这边儿和郭嘉刚说完,他就马上提笔。给庞德写了封亲笔书信。他知道,庞德是认得自己的字体的,而且知道自己的字体,一般般的人,是模仿不出。并且自己差专人送去,这庞德就绝对不会怀疑,最后会直接就赶紧派兵来援就是了。对此,马超还是很放心的,庞德毕竟是大将,不一般啊。
 
    写好后。马超让士卒叫来了胡轸,胡轸马上便来到了自己主公的中军大帐,“主公,先生!”
 
    马超和郭嘉对他微微点头。然后就听马超说道:“胡将军,持我书信去宛城走一趟,务必见到庞德将军,将此信交付与他,他自然知道如何去做,不得有误!”“诺!主公放心就是!”
 
    马超对此他还是很放心的。而己方不是被围攻的一方,所以根本就不用担心被江陵的人给截住。当然马超还没忘了提醒一句,“切记,走江夏一线,进南阳后,务必小心,切记!”
 
   
 
    “诺!属下省得!还请主公放心!”走江夏一线,胡轸也明白,毕竟那地方是己方的地盘,可要是继续从南郡走,是,距离倒是近了,可却没一个地方是己方的地盘啊,所以这个不好。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